<source id="ea22c"><tbody id="ea22c"></tbody></source>
  • <bdo id="ea22c"></bdo>
    <option id="ea22c"><noscript id="ea22c"></noscript></option>
  • <bdo id="ea22c"><center id="ea22c"></center></bdo>
    偵探啦
    避孕套銷量下降40%!巨頭企業不得不轉產手套,發生了什么?
    2022-06-26 10:40 | 來源:未知 | 作者:admin

     避孕套似乎正在被手套取代。

     
    一位上海市市民告訴紅星資本局,在封禁期內,他會在外賣平臺上刷物資,便利店的牛奶、面包常處于缺貨狀態,但是避孕套一直有,“可能沒人買吧。”
     
    避孕套銷量下行,就連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產企業——康樂公司(Karex Bhd)也叫苦連天,它過去兩年避孕套的銷量下降40%,不得不開辟了新的生產線,轉而生產手套。
     
    紅星資本局從天眼查獲取了一組數據:從2020年到今年6月20日,有超過4萬家避孕套生產企業注銷,平均每年注銷1.73萬家,遠多于2019年的注銷數據(14987家)。
     
    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變化?
     
    不會被團購的避孕套
     
    “便利店食物短缺,避孕套卻總有貨”
     
    從“寵兒”到“棄子”,避孕套只花了兩年左右的時間。
     
    在疫情爆發初期,位于馬來西亞的康樂公司曾停產過一段時間。它是全球最大的避孕套生產商,年產能達到55億只。
     
    當時,康樂公司曾樂觀地認為,由于經濟不確定,被困在家里的人們會采取避孕措施,避孕套的需求會激增;疊加疫情導致工廠關閉的因素,避孕套將會出現短缺的情況。
     
    據新京報報道,2020年4月初左右,康樂公司公開稱,它的庫存量只能再維持兩個月,預計產能缺口達到1億只。
     
    這樣的警告信號讓行業內緊張起來,當時國內擁有避孕套品牌“杰士邦”等的上市公司人福醫藥(600079.SH)在資本市場上也獲得了追捧,股價一度上漲至歷史最高點39.44元/股。
     
     
    截圖自杰士邦官網
     
    人們都陷入了一個“理所當然”的邏輯循環:受到疫情的影響,人們被困在房屋內,除了親密的性行為,再沒有別的娛樂活動可以進行。
     
    而隨著時間流逝,這一邏輯環終于被現實打敗。
     
    今年年初,據九派新聞援引外媒報道,在過去兩年的時間內,康樂公司避孕套產品的銷量下降了約40%。
     
    避孕套銷量下降的原因,或許能從上海市過去這一輪的疫情中看到些許眉目。
     
    有3位來自上海的受訪者均告訴紅星資本局,在封禁期中,他們所在的小區會組織團購,但團購的基本上都是日用品,從沒有遇到過團購避孕套的。
     
    其中,秦宏(化名)向紅星資本局分析稱,一方面,應該不會有人在團購群里提要買避孕套;另一方面,當時小區雖處于封禁期,但可以通過外賣平臺在便利店下單,想買避孕套是可以買到的。
     
    “日常我都會去刷(外賣平臺上的便利店),在我的記憶里,有一段時間很多便利店只有套套供應充足,日常的牛奶、面包啥的經常無貨,但是套套都有……可能沒人買吧。”秦宏說。
     
    諾思科技稱避孕套銷量下降10%
     
    或因家庭外的使用場景受影響
     
    康樂公司不僅生產自有品牌的避孕套,也為其他品牌代工,包括杜蕾斯等品牌,也包括廣東諾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諾絲科技”)。
     
    諾絲科技的董事長江志銘告訴紅星資本局,康樂公司是諾絲科技的主要供應商,在研發出相關的產品后,會交給康樂公司來生產,“那邊(指馬來西亞)的橡膠原料便宜,做工好。”
     
    江志銘稱,在康樂公司停產的約半個月時間內,他們本來很擔心供應問題,但經過溝通,康樂公司方面加班加點地生產,完成了對諾絲科技的供應。
     
    如今,反倒是疫情初期未曾擔心過的問題出現了——避孕套的銷量下滑。
     
     
    截圖自諾絲科技官網
     
    紅星資本局了解到,諾絲科技分別有線上和線下的銷售渠道,貢獻的營收比例約為3:7。其中,線下的銷售渠道主要指商超、便利店和連鎖藥房,酒店和成人用品店的比例不大。
     
    “線上在穩步增長,線下有受到影響,整體來看,從2020年疫情爆發后到現在,(避孕套銷量)整體下滑率在10%以內。”江志銘對紅星資本局說。
     
    在江志銘看來,避孕套銷量下滑,或許與使用場景有關。
     
    “在疫情的影響下,一旦被封控,人與人之間不能溝通的話,(銷量)肯定會下降。因為除了家庭外,避孕套還有其他使用場景,而且數量不少的。”江志銘稱,當人們的溝通、往來減少后,避孕套的使用頻率也有所減少。
     
    據南方周末援引的一組統計數據顯示,在中國市場上,避孕套的使用場景接近一半是發生在家庭以外的地方。
     
    “高邦”因手套業務被收購
     
    人福醫藥疫情爆發年出售杰士邦等業務
     
    在避孕套的銷量下行后,部分避孕套生產企業迎來了“賣身”的命運,比如桂林紫竹乳膠制品有限公司(下稱“紫竹乳膠”)。
     
    官網顯示,紫竹乳膠是原桂林乳膠廠,是1966年由原化工部投資興建的乳膠制品企業,是原國家計生委定點生產企業,也是聯合國人口基金安全套產品供應商,擁有品牌“高邦”。
     
    目前,紫竹乳膠的主營產品為避孕套、醫用手套和防護手套三大類。其中,避孕套的年產量可達6億只,醫用手套的年產能約為1億副(醫用乳膠外科手套)和1.2億只(檢查手套)。
     
    從年產能的數量來看,紫竹乳膠的生產重心無疑是放在避孕套上的。
     
    不過,在今年6月,穩健醫療(300888.SZ)發公告宣布,以4.5億元自有現金收購紫竹乳膠100%股權,這一筆收購看重的卻是紫竹乳膠的手套業務。
     
    穩健醫療在公告中稱,此次收購將填補其對于乳膠產品的空白,尤其是醫用乳膠外科手套,(將)助力穩健醫療成為國內低值醫用耗材產品線最全面的企業之一。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2021年,紫竹乳膠實現銷售收入約3.2億元,凈利潤約5085萬元。其中,醫用乳膠外科手套貢獻的收入占總收入約55%。
     
     
    截圖自穩健醫療公告
     
    不僅僅是紫竹乳膠,前文提到過因有避孕套業務受到追捧的人福醫藥也做出了相似的決定。2020年11月,人福醫藥發公告稱,其以2億美元轉讓持有的樂福思集團40%股權。
     
    公開資料顯示,樂福思集團從事兩性健康業務,目前在中國、美國和日本等60多個國家和地區運營Lifestyles、Jissbon(杰士邦)和ZERO等知名避孕套品牌,并設有研發中心。
     
    當時,人福醫藥給出的理由是,它在近年來積極推進業務聚焦與資產優化,逐步退出競爭優勢不明顯或協同效應較弱的細分領域。此次轉讓是為了進一步提升公司核心競爭能力。
     
    為何從避孕套轉戰手套
     
    原材料相近,且同屬醫療器械
     
    紅星資本局發現,部分避孕套生產企業本身就配備有醫用手套業務,如紫竹乳膠;而在避孕套的銷量下行后,有部分此前僅生產避孕套的企業也把目光轉向了醫用手套。
     
    以康樂公司為例,據外媒《金融時報》報道,它正在進軍醫用手套制造業務,計劃于今年年中開始在泰國生產手套相關的產品。
     
    有業內人士告訴紅星資本局,從避孕套轉到醫用手套,這在行業內比較常見,因為兩者的原材料相近,且同屬于醫療器械。不過,轉型中會遇到種種困難,真正轉型成功的企業不多。
     
    以甘肅景秀宜佳醫療器械有限公司為例,它的經營范圍包含了避孕套,但在2020年8月,經營范圍發生了變更,新增了PVC手套和丁腈手套的生產及銷售等。
     
    其中,桂林恒保健康防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保防護”)被視為轉型者中的佼佼者。但是,恒保防護的品牌經理蔣佳告訴紅星資本局,早在2018年,他們已經布局了相關戰略。
     
    蔣佳稱:“公司要做大健康,這是針對健康防護產業鏈的布局。2019年,當時手套的生產線有3條,年產能還未達到1億副;預計今年所有的產線投產,年產能能達到8億副。”
     
     
    恒保防護旗下的手套 圖由受訪者提供
     
    目前,恒保防護旗下擁有自營避孕套品牌倍力樂,也有醫用手套品牌麥迪斯。
     
    蔣佳向紅星資本局透露,受到疫情的影響,醫用手套的需求量增長得出乎意料,每年幾乎能達到100%的增長,它帶給公司的利潤比避孕套要多,“我們期望公司上市后再回頭反哺避孕套業務。”
     
    相比之下,在疫情爆發初期,恒保防護旗下的避孕套產品有短暫的快速增長情況,而隨著疫情的延續,漲幅趨于緩平。蔣佳稱,從這兩年半的情況來看,公司避孕套業務略有增長,但與預期有較大差距。
     
    避孕套生產產能過剩?
     
    夜光、酸筍…企業上線創意避孕套
     
    蔣佳告訴紅星資本局,從全國的情況來看,目前避孕套生產有產能過剩的現象。恒保防護的避孕套銷量仍在增長,但對于很多沒有技術、沒有實力的國內避孕套生產企業,“聽說情況不容樂觀。”
     
    紅星資本局通過天眼查獲得了一組數據:從2019年到2021年,避孕套生產企業的注銷數量分別為14987家、19229家和17803家;2022年截至6月20日,有6184家注銷。
     
    也就是說,在過去兩年半的時間內,約有4.32萬家避孕套生產企業進行注銷,平均每年注銷1.73萬家,遠多于2019年的注銷數據(14987家)。
     
    “國產避孕套在疫情期間面臨著強大的洗牌壓力,無技術、無體系、無成本優勢的國產避孕套會大量消失。”蔣佳認為,經過疫情及市場的洗禮,未來3-5年,避孕套行業將快速復蘇及增長,“擁有專利及創新實力的國產避孕套會快速崛起。”
     
    蔣佳向紅星資本局透露,恒保防護的避孕套產品在線下門店的銷售額雖然快速下降,但線上平穩增長。與此同時,低價產品、有創意和技術的產品銷售額也在增長。
     
    “我們品牌在去年做了兩次小規模的營銷,一次是夜光避孕套,一次是酸筍味避孕套?赡芤咔闀尨蠹冶容^無聊,看到這種好玩的東西出現,還是想要了解一下的。”蔣佳說。
     
    從上述兩種創意類避孕套來看,蔣佳認為,消費者居家時間變多,對更有情趣及更有創新的產品選擇會更多,“(這也是)我公司產品仍然在增長的原因。”
     
     
    酸筍味避孕套 圖據公眾號“倍力樂聚樂部Club”
     
    江志銘也向紅星資本局表達了樂觀的看法。他認為,諾絲科技的避孕套在線下渠道雖有所下滑,但線上渠道在穩步增長中。目前來看,今年避孕套整體的銷量或許會有所增長。
     
    研發創意類產品、開發線上渠道,其他避孕套品牌是否能抓住這一戰的機會翻身?
     
    紅星新聞記者 楊佩雯
     
    責編 任志江
    丰满少妇高潮大叫小说,秋霞鲁丝片av无码中,1000部拍拍拍18禁网站免费
    <source id="ea22c"><tbody id="ea22c"></tbody></source>
  • <bdo id="ea22c"></bdo>
    <option id="ea22c"><noscript id="ea22c"></noscript></option>
  • <bdo id="ea22c"><center id="ea22c"></center></bdo>